您好,歡迎訪問豆奶视频 |注冊

綿陽

更換城市
豆奶视频>> 自媒體頻道>> 村長快報>> 行業新聞>> 鄉村振興中的“篁嶺模式”

熱門資訊

鄉村振興中的“篁嶺模式”

查看:174作者:   2017-12-27 16:59

在江西婺源,有著一個500多年曆史的徽派古村落——篁嶺村,受“地無三尺平”的地形限製,交通極為不便,秋冬季嚴重缺水,汛期又屢發山體滑坡,是上饒市重要地質災害監測點之一。

多年來,村民紛紛外遷,閑置房屋年久失修,篁嶺村古建築麵臨衰敗的危險。為此,婺源縣大膽革新,通過政府引導、市場運作,引進社會資本參與新農村建設,把生態保護、民俗傳承與旅遊開發融為一體,通過“人下山、屋上山、貌還原”,打造篁嶺景區,保護了生態,傳承了文化,帶富了百姓,成為一個用市場化手段保護、建設和發展山區新農村的好樣板。

2014年,篁嶺榮登第一屆“美麗中國·最美中國符號”品牌榜,成為全國15個獲獎單位中唯一的一個村莊。

在鄉村旅遊的建設中,“篁嶺模式”的這四點尤為關鍵。

一是引進企業參與,解決古村搬遷資金問題。

當地政府出台優惠政策,將篁嶺整體性開發項目規劃包裝、向外推介,2009年,婺源縣鄉村文化公司斥資1200萬元,將篁嶺村村民由山上搬至山下,在交通便利的公路兩旁,建設三層新徽派風格安置房68戶,老年、單身公寓24套,搬遷人口320人,總建築麵積15047平方米,戶均住宅建築麵積約200平方米,這是婺源首次采用民資對村民進行安置補償。

政府通過新農村建設、民政搬遷扶持、國土地質災害整治等途徑,解決了公共基礎設施配套問題。這一舉措不僅解決地質隱患對村民生命財產的威協,而且大大改善了村民的居住質量。

二是創新運營模式,解決村落古貌保護問題。

公司全麵收購篁嶺村原址120棟建築物產權,對古村落建築及風貌體係進行規劃、保護,打造篁嶺景區。同時,政府引導支持,公司出資收購散落在婺源各地古村落中缺乏保護的徽派古建20多棟,在文物部門備案後,異地搬遷修繕保護,集中開發運營,實現“屋上山”“貌還原”。認養人擁有經營使用權,政府資產權屬不變,保持了徽派村落建築和古村文化的“原真性”,造為篁嶺景區民宿古建的“壓軸名片”。

此外,采取“公司+農戶”的形式,由景區與農戶成立農村經濟合作社,將村莊的水口林、古樹等生態資源納入股本,並將農民的山林、果園、梯田等資源要素進行流轉,建設古樹群、梯田花海等景觀,切實保護了篁嶺村的田園風情。

篁嶺雖然建築很多,卻絲毫不顯淩亂,反而是肌理清晰,布置精巧,讓人有仰止之感。在村子中央,一條500多米的主街巷,當地人稱之為“天街”,挑起了整個篁嶺,成為全村的主通道和大客廳。與之相連的有“三橋六井(塘)九巷”,三橋即步蟾橋、安泰橋和通福橋;六井(塘)即五色魚塘、方塘、尚源井、忠延井、霞披井和廉井;九巷即大豐巷、擔水巷、添丁巷、廳屋巷、團其巷、五桂巷、犁尖巷、月光巷和方竹巷。通過“一街”連“三橋六井(塘)九巷”,把這個地少屋多坡陡的小村莊打理的井井有條。前不久,天街還獲評2017年唯一的一條“中國特色商業街”。

三是注重文化傳承,解決景區內涵特色問題。

篁嶺景區除了保持原有村落建築古貌,更通過內涵挖掘、文化灌注、活態演繹等方式,凸顯古村文化和民俗文化的“原味性”,實現古村落文化、民俗文化及生態文化的完美融合。

以“篁嶺曬秋圖”為核心意象打造景區獨具特色的主題品牌符號,並將之拓展為春曬茶葉、夏曬山珍、秋曬果蔬、冬曬熏臘,色彩斑斕、延綿有序的“篁嶺曬風光”係列,熨帖了國人內心深處的鄉愁家園夢想,也激活了中國鄉村居民對未來的想象,被評為“最美中國符號”,先後獲國家4A級旅遊景區、中國鄉村旅遊模範村、中國鄉村旅遊創客示範基地、中國特色景觀名村、中國鄉村旅遊扶貧示範點等名片,引得海內外遊客紛至遝來。

四是帶動就業創業,解決村民脫貧致富問題。

得益於景區的市場開發和人氣打造,村民通過就業、創業、興業,擴大非農經濟收入,實現了“下山改善環境,山上從業致富”。目前,篁嶺及周邊村莊在景區就業人數占景區工作人員的70%,每月有兩千元以上的工資收入,最高的可達七八千元。同時,越來越多的當地村民通過開辦農家樂、交通業、旅遊商貿服務業等農村旅遊項目,實現創業致富。

目前,僅篁嶺景區周邊的曉容、前段、栗木坑、篁嶺新村等村莊,就有50餘家從事農家樂經營的農戶,戶均增收5萬元,“旅遊脫貧”在這裏已經成為現實。

十九大提出“振興鄉村戰略”,再一次把鄉村建設提到了一個新的戰略高度,或許隻有真正留的住”鄉愁“的村莊,才是未來鄉村建設的範版。

附:一篇關於篁嶺的“旅遊感悟”(來源於網絡,如有侵權聯係後台)

圖文作者:陸建華

篁嶺古村現歸屬於江西上饒婺源縣,從前它也是古徽州“一府六縣”內的一份子。從婺源縣城到達篁嶺,還有將近40餘公裏的路。婺源旅遊分為東線、北線和西線,篁嶺就處在東線的位置上。

篁嶺古村,建在一座海拔不到500米的山坡上,村子依山勢而建,從山頂向山腰間蔓延。全村約有一百多棟古徽州民居,黛瓦白牆,飛簷拱門,全部被村子周邊山體上的樹木所掩蓋。古村的中間,是一條約有千米之長的街道,當地人稱之為“天街”。因為古村時常會被山間的濃霧所籠罩,時隱時現的街道,猶如天上的街市一樣。

山岡上的民居全是圍繞著天街而建的,從天街上引出的岔路,可以通向每一棟民居。因為是山坡地,村民家幾乎沒什麽院子,日常生活中的晾曬,隻能借天了。所以幾乎每家的房子,二樓必定有木簷挑出,臨空架在窗戶的下方,這便是村民用來晾曬衣被和農作物的場所。

本世紀初,有寫生的畫家來到這個山村,立馬被村民晾曬的場景所折服,這也是“篁嶺曬秋”最早的版本。發展到現在,篁嶺曬秋已經被評為“最美中國符號”。每年的秋冬季時,前來欣賞篁嶺曬秋的人絡繹不絕。而春夏季,篁嶺會被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以及爛漫山花所環抱。

篁嶺有一段美麗的鄉愁

從前的篁嶺並沒有村落,它隻是一座石耳山脈的餘峰,聳立在一塊狹窄的山間盆地上。篁嶺名字的由來,最權威的記載是清朝道光年間的《婺源縣誌·山川》:“此地古名篁裏。篁嶺,縣東九十裏,高百仞。其地多篁竹,大者徑尺,故名篁嶺”。

也就是說,古時的篁嶺,因為山上產一種叫做“篁竹”的竹子,所以才得名。現在已經很少能見到“篁竹”了,老一代的人說,這是一種長著長方形竹葉的竹子,古人用竹子來編織生活用品和勞動工具,這種竹製品特別耐用。

清朝道光年間時,篁嶺的山上已經開始有村民居住了,那時村上的人就一個姓氏:曹,絕無其他姓氏。如果當時稱呼“老曹”的話,在古村的村口一聲吆喝,估計會有很多人出來應答。

比縣誌的記載更早的,就隻有流傳在民間的傳說。唐朝末年,黃巢起義,天下兵荒馬亂。從北方遷移出來了大量的難民,一路奔向江南地帶。其中今河南上蔡地方,來了一批姓曹的百姓,他們在古徽州的歙縣停留了下來,其後百年間,一些曹姓家族又開始向古徽州的其他地方滲透遷移。這其中有一族人,來到了與篁嶺緊挨著的曉鱅村定居。篁嶺在那個時候,還是曉鱅村的曹家人放牧、砍柴的地方。

都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篁嶺也是注定要成為有鄉愁的地方。篁嶺的山上有一眼泉水,終年不斷從山頂流向山間的盆地,加上有茂密的“篁竹”,自然也成為一處博取眼球的地方。

傳說是這樣的,曉鱅村有一位叫曹文侃的人,一日,他在篁嶺的山腳下耕田欲返家時,耕牛卻死也不願走。曹文侃遂指耕牛前的一堆柴火說:明早吾歸,此火堆不熄,以示此地宜居,子孫後世生生不息。臨走時,他還將手中趕牛的竹鞭插於土中。翌日,曹文侃來到田裏,見火堆尤溫,插入土中的竹鞭還抽出新葉。曹文侃覺得這是上天的安排,遂帶領自己的家人由曉鱅村遷至篁嶺居住。

曹文侃被認為是篁嶺古村的“創始人”,這個傳說發生在明朝宣德年間,迄今已有近六百年的曆史了。從那個時候起,篁嶺古村在一代又一代曹姓族人的經營下,成就了如今的模樣。隻是這個過程是一種鄉愁累積的過程,從遙遠的北方,來到江南一偶,鄉愁漸漸種成一棵大樹。

在過去的幾百年裏,篁嶺古村的女兒若是要出嫁,都會在嫁妝上貼上一枚封條,封條上書寫著“山東祖樵國郡上蔡世家五桂堂”十餘字,然後再挑到夫家。意思是要記住,村上的祖先,來自北方。這份鄉愁,從女兒出嫁之日起,要由夫家繼續延續下去。

四季皆宜的旅行目的地

大部分人知道篁嶺,都與篁嶺的“曬秋”分不開,因為篁嶺曬秋名聲很大。其實在古徽州地區,老百姓在秋冬時令晾曬農作物,是一種與自然作鬥爭的產物。因為大部分山區地貌,居民的宅基地寸土寸金,沒有院子,隻能借高處來曬。隻是在篁嶺看曬秋,比起其他地方來,更加震撼。

篁嶺古村是建在山崖上的村落,基本所有的房屋都是朝南向陽,采光好。因為是鱗次櫛比建在山坡上,古村便呈現出階梯狀,從高處到山腰間房屋集中,朝南的一麵幾乎被每戶每家都加以利用,等到晴天時,百餘戶農家齊展展晾曬,顏色和層次,自然會吸引遊客的注目。所以篁嶺曬秋,幾乎涵蓋了古徽州地區百姓曬秋的所有形式和內涵。

其實,篁嶺作為一處對外開放的古村落,四季都適合旅遊觀賞,並且每個季節旅遊的內容各不相同。

喜歡篁嶺的春天,因為那個時候滿山的油菜花怒放,似乎把鄉愁染成極致。婺源本地就有種植油菜的習俗,幾百年來,冬季栽入油菜秧苗,到春天來臨時,油菜花開出一朵朵金燦燦的小花,養蜂的人忙著趕蜂采蜜;農戶則忙著修正田地,期待油菜能多產油菜籽,因為所榨出來的菜油,也許是農戶一年之中基本生活所必須。

喜歡夏天的篁嶺,當山間白色的油桐花開放時,燦爛猶如雲霞,包裹著篁嶺古村,這個時候,鄉愁是一種純潔。今年夏天拍攝到篁嶺的油桐花,是此前在大城市裏從沒見到的連綿不斷的花朵。村民告訴我,山裏的油桐樹,基本都有一百歲以上了,是上一代人栽種的,白色的花朵是要喚醒村民對遙遠故鄉的思念之情。

最喜歡的,當然是秋天的篁嶺。篁嶺曬秋和紅楓一同在山村裏展現出來時,鄉愁便成為一種深思。好多來到篁嶺看曬秋的遊客,總會把自己看到的場景跟其他地方比較,總說還是篁嶺的風景好看。其實,曬秋之所以能打動遊客,並非單單是一種擺設、一道色彩,而是鄉愁的體現。

還喜歡冬天的篁嶺,遇上一場大雪,篁嶺便成為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。南方很少能見到下雪天,篁嶺的雪就更彌足珍貴。當一場相對北方來說並不算大的雪降落到篁嶺的山間,人們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。新年即將到來,遠出的人都要歸來,合家團聚,才是鄉愁最美麗的一麵。

篁嶺的美食和美宿

旅遊跟美食、美宿分不開,篁嶺也是如此。在古徽州傳統文化的熏陶下,篁嶺古村特有的美食,自成一體。當中給我留下印象最深、也最為特別的,當屬篁嶺汽糕。

汽糕的製作很簡單,把大米磨成米漿,然後放在蒸籠裏蒸熟,也可以在汽糕中摻入紅棗、花生米等輔料,以提高汽糕的香味。從前,篁嶺的村婦幾乎人人會做汽糕,家裏的男人下田幹活,帶一袋汽糕就當中午飯吃。隻是我從來沒有想過,端午節的時候,篁嶺人不吃粽子,而是吃汽糕。

篁嶺汽糕,也叫“龍糕”。在篁嶺所在的婺源地區,有一個民間說法:當年朱元璋在五月初五端午時路過婺源,正好饑腸轆轆,遇見一位村婦便上前問村婦要些吃的。村婦家裏也沒什麽好吃的,便把一碗隔了幾天的米飯搗碎了加水上鍋蒸一下,撒上些許鹽巴,端給朱元璋吃。哪知朱元璋吃了後連聲說好吃,後來朱元璋當了皇帝,這道用米飯打成漿蒸成的糕,也就有了“龍糕”的叫法。所以在婺源,端午這天,粽子可以不吃,但汽糕一定要有,因為這是當年皇帝吃過的食品,老百姓吃了後,也能沾沾皇帝的光。

如果有貴客來到,那麽在篁嶺人的餐桌上,必有一道叫“荷包紅鯉魚”的菜,這是用紅鯉魚烹飪出來的菜品。紅鯉魚在其他地方,基本都是屬於觀賞性魚類,而在婺源,山間的池塘、溝渠,都能養殖紅鯉魚,據說其養殖曆史已有300多年了。篁嶺的紅鯉魚色澤鮮紅、背寬、頭小、尾短、腹部肥大,外形似荷包。加上紅鯉肉質肥美細嫩,香而無腥味,所以在篁嶺,荷包紅鯉魚一直是用來招待客人的專屬菜。

篁嶺古村的天街上,有一家叫作“天街食府”的飯店,那邊匯集了篁嶺自古至今的各種美食,通常遊篁嶺的客人,中午都會去“天街食府”飽餐一頓,品嚐一下地道的篁嶺佳肴。

整個天街兩邊,散落著八十餘間外表類似普通徽派民宅,而內部絕無相同之處的篁嶺美宿。因為這些美宿均取自於古村百姓的老宅,所以沒有一間房是相同體積、相同結構、相同造型的。八十餘間篁嶺美宿,均要按照原先老宅的實際建築麵積一一精心打造出來。

走進篁嶺美宿的內部,立刻會被它溫馨的裝飾所折服。這不是普通的客棧,而是一間間活在當世的徽式精品屋。家具是木製的老古董,精美的徽派雕刻工藝,據說是先人工匠們曆經數年才雕刻完成;房間裏老舊的書桌上有一盞古色古香的燈具,青花瓷的茶具就擺放在黃色的燈光下發出幽幽亮光。書桌上還配有徽式的文房四寶,雅興上來時,潑墨揮毫一番,定有無數的情趣在裏麵。

即便你什麽也不想幹,就靜靜地坐在房間裏,推開木格子的窗戶,遙看屋外的山間梯田,看山崖間的風景,一股鄉愁,悠然而來。

在篁嶺值得做的6件事

跟著曬秋大媽去曬秋

篁嶺曬秋,是篁嶺標誌性的景觀,其實現在的篁嶺,不僅僅在秋天的時候進行晾曬農作物,更演變成出一年四季都能進行“曬秋”表演的經常性項目。比如春曬茶葉、夏曬山珍、秋曬果蔬、冬曬熏臘,隻不過這一切,都跟篁嶺的曬秋大媽分不開。

篁嶺最紅火的人,便是這批平均年齡在五六十歲以上的大媽們。每天清晨,她們把一個個曬匾從室內推到晾曬架上,傍晚,再把竹匾收納回來,日複一日。遇到雨天,大媽們又會轉向室內工作,切配、挑選物料、整理曬熟的作物等。

來篁嶺的遊客,總是很稀奇大媽們的工作。這個時候,隻要你提問,大媽會不嫌其煩地解釋給你聽,甚至手把手教你切辣椒,擺菊花造型。大媽們最拿手的絕活,就是能在一間屋子大小的平地上,用辣椒、玉米、大米等,搭配出一幅巨型圖案。這可不是一般的生手能掌握的技巧,想當個大地的藝術家,非得跟大媽好好學幾招。

在徽州婚房當一回最美麗的新娘

篁嶺的山上,有一間叫作“怡心樓”的老宅,其二樓便是昔日徽州小姐的婚房,裏麵除了陳列一些婚嫁物品,以及婚房的裝飾之外,最熱鬧的就是徽州民間娶媳婦的禮儀表演。

雙人抬花橋、拋紅繡球、夫妻拜堂、揭新娘的紅頭蓋等,這種在現實生活中已經不多見的禮儀習俗,如今卻在篁嶺複原了。當然,隻要你願意,在徽州婚房當一天美麗的新娘也是很有意思的,這種鄉俗體驗,說白了,便是鄉愁在今天的複原。

有意思的愛情牆、愛心鎖和愛心湖

在篁嶺半山腰的水口紅豆杉林邊上,如今出了一道“愛情牆”,這是一部影視劇《歡樂頌2》帶來的效應。影片中女主人公在水口邊上的紅豆杉樹下,懸掛愛情許願牌,竟然引來了無數粉絲的追捧。現在去篁嶺,在象征愛情的紅豆杉樹下掛一塊寫上祝福語的許願牌成了時尚。掛滿許願牌的地方,成為篁嶺一堵見證愛情的“愛情牆”。

其實在篁嶺,還有一處獨特的愛心鎖和愛心湖,它們都處在梯田邊上的一號觀景台下,透過愛心鎖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愛心造型的水池,尤其在春天,開滿油菜花的時候,碧綠的池水與黃燦燦的油菜花相互輝映,能勾起無數遐想。

叢林大冒險,攀越鐵索橋

篁嶺山雖不高,但參天大樹卻環繞這古村的四周,在篁嶺山上的索道站邊上,就有一處依托大樹建起來的“叢林冒險樂園”。這個樂園,比較適合年輕人或者家長帶領孩子們遊玩。

樂園內所有的設施,都與樹木有關,長長的斜拉索、晃動的腳蹬梯、步步驚心的鐵索橋,當然體驗的時候除了勇氣,安全係數也是很高的。遊玩的客人必須穿戴頭盔,係上保險帶,戴上防滑手套等。最為關鍵的是在這裏鍛煉,空氣永遠是最新鮮的,因為就處在篁嶺的原始林木之間。

古法榨油,體驗祖先們的日常生活

現代都市中的人,日常炒菜使用的都是瓶裝的色拉油,但你可知道以前的人們,是用最純真的菜籽油來炒菜的。篁嶺不乏油菜籽,隻是好多人從未見過以前的人是如何把油菜籽變成菜油的。而在篁嶺的天街口頭上,就有一家用古法榨油的作坊。 

這也許是古徽州地區最後的古法榨油工序了。每天清晨,榨油工要燒火蒸熟油菜籽粉,然後把粉包紮成臉盆大小的油餅,最後把一張張油餅安裝在木軋機上,用石錘奮力敲打擠壓,黃色的菜油便會從油餅中擠出來。

看過榨油工用石錘敲打油餅的場景,你一定會為古人那種生活中錘煉出來的智慧所折服。多年來,古徽州的百姓,就是依靠這樣一種傳統的手工藝,養活了無數的人。隻是現今能夠熟練操作古法榨油的師傅越來越少了。

夜行天街,聽石板路上的腳步聲

篁嶺天街,也是遊客必經之路,隻是你有沒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從千餘米的天街石板路上走過,有沒有靜下心來,聆聽自己的腳步踩在青石板上發出的回音。

篁嶺天街,其實不單單是一條連接村民家的路,它還是一條古棧道,是古人翻越篁嶺山崗,挑著擔子去婺源、上饒,以及鄰近的浙江地區的唯一一條“茶馬古道”。這條古道,依舊是青石板鋪設,石板的縫隙已經被歲月磨去了棱角。馬幫會趕著馬從青石板路上走過,而普通百姓,隻能肩挑手扛,沿著天街去向自己的目的地。

白天的時候,因為行走於天街上的遊客多,興許無法讓人體會。而當夜晚遊客散去時,走在天街的石板路上,或許能聽到那保留在時光中的馬蹄聲聲。


會員打賞列表

精品文章推薦

文章回複

上傳更多圖片
copyright 2013-2113 www.athithiin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豆奶视频版權所有 - 蜀ICP備17023279號
AG国际官网app AG电玩官网 AG亚游集团 AG环亚 AG投注 亚游vip AG电子游戏 AG博彩公司 和记娱乐 和记娱乐 澳门AG视讯厅